姜奇平:2014中国互联网总结及2015年展望  

       从2014年到2015年,中国互联网经济正从量变走向质变。互联网像一只小鸡,正在冲破自己的躯壳,融入到周围的实体世界中。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已经在实现。互联网实现自己的方式,就是消失在各行各业之中,成为驱动创新发展的新引擎。互联网经济质变的一个突出标志,是互联网作为发动机,正隐藏到整个经济的背后,成为中坚驱动力量。回顾即将过去的2014,展望即将到来的2015年,让我们获得新的启发,发现新的机遇。
 
2014年的互联网
 
  一、中国迎来互联网20年,大众创新成就了互联网
 
  中国自从1994年4月20日全功能接入互联网,到今年为止,互联网已经走过了20年的历程。中国互联网的20年,是创新驱动的20年。第一,在中国经济整体以物质驱动的背景下,互联网这个局部坚持了20年的创新驱动,弥足珍贵。未来中国经济走什么路?互联网之路,给了我们从局部创新走向全面创新的启示。第二,中国互联网的创新驱动有自己的特点,它是以大众创新为基础的创新驱动。在各种官本位的20年成功经验总结之外,我们补充最重要的一条:中国互联网发展是人民群众的伟大创新精神和伟大创造实践的结晶。大众创新为中国趟出了一条走向大繁荣的大国崛起新路。
 
  2014年是中国互联网国退民进的战略转折点,草根互联网整体市值第一次超越正规军传统电信企业整体市值。互联网实现了从国富到民富的伟大历史转变。2011年3月25日,在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上,申江婴请大家预测“十年后,互联网整体市值是否将超越传统电信企业的整体市值”,我预言4年就会超过。2011年《互联网周刊》在《数量级的革命》一文中预言,“五年以后,随着民营互联网总市值接近和超过国有电信运营商的总市值,技术革命,将从批判的武器,变为武器的批判。”年初互联网企业对电信运营商的OTT(越顶传球)说明了这种“武器的批判”。而提前超车的一刻,发生在9月19日。这一刻,用我在15年前的预言形容,叫《互联网是“民”的绝对理念的显现》。互联网发展充分说明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真实性。
 
  中国互联网20年发展,可以说在市场作用与政府作用相对较好结合方面,为中国经济树立了一个标杆。除了市场作用之外,中国政府在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电信改革,宽容互联网创新等方面,对互联网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积极作用。
 
  互联网不仅是信息技术乃至新商业模式的集大成者,也将更加立体化、全方位地推动社会的进步。互联网给传统企业、行业带来的是一场由内而外的思想意识上的变革。
 
  二、阿里巴巴上市显示了电子商务增量带动经济转型发展的强大力量
 
  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继超过全国第四名深圳市的GDP(14500。23亿元)后,短短两个月内又超过了第三名广州市(15420。14亿元),并一度达到3000亿美元(18373。2亿元),逼近第二名北京市(19500。6亿元)。大有把北上广,变成北上阿,北阿上,阿北上之势。
 
  继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之后,阿里巴巴的强势崛起,正在成为一种新的世界级现象。第一,阿里巴巴正接过中国增量改革的大旗,成为中国转型发展的新增量。阿里巴巴的体量已远远超过深圳,对改革的带动力也超过了深圳。阿里巴巴以电子商务改造传统产业、转型计划经济、发展现代服务经济的实践表明,只要找出一个带动力足够的新增量,不用休克疗法也可以促成旧的经济存量的转型与升级。第二,阿里巴巴正接过中国民生的大旗,通过分享型经济,将生产资料(网上店铺和柜台)直接分享给普通劳动者,在第一次分配中,就绕过垄断者,直接让劳动者实现自己的梦想,为改善民生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阿里巴巴证明,只要真正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中国的,也可以是世界的。
 
  三、最高法院判决垄断案,在全球率先树立互联网平台的普世游戏规则
 
  2014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在第一法庭公开开庭,对奇虎公司诉腾讯公司垄断纠纷上诉案进行宣判,判决驳回奇虎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一审法院判决。最高法院判决不宜以市场份额直接判定垄断,确定了互联网平台的法律地位。
 
  在终审判决书中,最高法院详细阐述了互联网领域反垄断法意义上相关市场界定标准、市场支配地位认定标准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分析原则与方法等一系列具有重要意义的法律问题,明确了反垄断法律适用的多个重要裁判标准。
 
  最高法院判决改变了芝加哥学派的反垄断法理基础。芝加哥学派的观点认为,企业自身的效率,才是决定市场结构和市场绩效的基本因素。但中美互联网平台企业突破了“企业自身”,与增值服务企业建立起商业生态网络。平台通过免费占有较大市场份额,提高了众多增值服务企业彼此竞争的效率。反垄断法面临从判断企业局部效率到整个商业生态网络综合效率的转变。
 
  如果判决平台占有较大市场份额即为垄断,将使中国的平台环境劣化,甚至走向“巴尔干”化,失去得来不易的国际竞争优势,而且降低互联网企业联合体整体效率。在互联网平台化还是小农化(欧洲化)的重大抉择面前,中国做出了支持平台化的选择,从而选择从小生产的信息社会,走向大生产的信息社会。
 
  此案也是中国首次在互联网重大游戏规则上,领先美国制订游戏规则。对国际互联网格局具有深远影响。
 
  四、“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成为共识,信息经济全面发展时代到来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建立,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重大事件。习近平提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提出要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
 
  中国工业化将在6年后基本完成,“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的认识,来得非常及时。站到工业化完成之后现代化的新高度指引方向,需要领导者具有远见卓识。
 
  领导小组成立以来,信息经济全面发展成为各方关注的热点。围绕十三五规划,发挥市场与政府作用,推进信息经济全面发展,成为2014年官产学各界热议主题,各方蓄势待发。
 
  五、互联网+迈出信息经济全面发展第一步,互联网思维受到热捧
 
  2014年,随着互联网的崛起,一批新型的有别于传统行业的新生企业开始成长并壮大,也给整个市场带来全新的概念与发展模式,打破了固有的市场格局。互联网思维受到热捧,各行各业开始了在互联网领域的各种“创新”、“突破”之举,以求实现真正的突破。
 
  在传统工业经济向互联网经济转型过程中,旧有的社会经济规律、行业市场格局、企业经营模式等不断被改写,不可思议地叠加出新的格局。在制造业领域,工业智能化、网络化成为热点;在服务业领域,个性化成为新的方向;在农业领域,出现“新农人”现象。互联网正在催生出新的业态、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产业。
 
  六、互联网金融迅猛发展,探索前行
 
  2014年互联网金融得到迅猛发展,对传统产业、用户和制度都发生深刻影响。2014年3月11日,银监会公布了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阿里巴巴和腾讯成功入选为发起人。这标志着互联网企业不仅站在金融业的门口,而且开始挺进金融腹地。2014年9月29日,银监会公告全国首批5家获得民营银行牌照的银行都已获批筹建,其中由腾讯和阿里两家互联网企业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备受关注。
 
  与此同时,阻碍普惠金融、利率市场化的一些深层障碍仍然存在,清算支付领域的垄断现象仍然存在,如何发挥互联网金融为民生、中小微企业服务的作用,仍有待进一步探索。从互联网企业方面来说,如何通过信息透明化在化解金融风险承担社会经济责任,如何发挥数据业务在互联网金融中的主导作用,仍在破题之中。
 
  七、智能化成为互联网热点,产业落地与市场认可仍存在问题
 
  2014年是大数据年。大数据不仅是互联网业热点,也成为各行各业直至全社会热炒的概念。大数据不仅受到投资者的热捧,而且吸引了众多城市的关注,把大数据作为地区发展的新增长点。
 
  2014年的可穿戴设备是移动智能领域的热点。不仅成为各种媒体、会展的热宠,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已开始走向市场。但随着谷歌眼镜受挫遇冷,国内可穿戴设备也暴露出虚火上升的症象。例如智能手环从数百元迅速跌至几十元,但由于缺乏核心技术,难以满足用户更高体验要求,在市场上沦为低档产品,有待提高。智能手表技术不成熟,出现“早产”迹象,引发部分消费者吐槽。可穿戴设备如何提高技术与体验,成为待解决问题。
 
  八、政府择善而从,促进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
 
  7月17日,交通部发布《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打车软件正式纳入政策规范程序。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最终稿听取各方意见,择善而从,做出了促进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明智选择。
 
  政策改动核心要点在于,原来是:“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应当最终实现统一平台、统一终端、统一调度和统一管理。乘客通过人工电话召车、手机召车、网络约车等各种方式提出的召车需求信息,应当通过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平台运转,并推送至统一车载服务终端播报,但应同时播报召车需求信息的来源渠道;驾驶员通过统一车载终端应答成功后,可通过手机召车软件或统一车载终端与乘客进行联系。”最终稿改为:“手机软件召车需求信息可在城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平台运转后推送至驾驶员手机终端播报,但平台运转不得影响手机召车软件正当功能和良性竞争。”交通部的做法体现了现代治理的精神。
 
  在现有专业司机打车软件外,7月14日,美国用车应用Uber正式宣布进入北京市场。对于非专业司机参与电召服务,如何在安全与商业之间把握平衡,继续考验有关部门的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
 
  九、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纳入日程,信任服务仍待激活
 
  2014年7月,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要求按照“政府推动,社会共建;健全法制,规范发展;统筹规划,分步实施;重点突破,强化应用”的原则有序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建立健全社会诚信制度的要求,是互联网经济与信息社会发展的基础工程。
 
  如何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进一步完善信用信息保护和网络信任体系,特别是小世界网络条件下,建立与互联网对等透明相适应的信任网络,重建社会信任关系,仍待破题。
 
  十、“宽带中国”战略走向实施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工信部等14部门提出《关于实施“宽带中国”2014专项行动的意见》,提出了2014年宽带网络能力持续增强,新增FTTH覆盖家庭3000万户,新建TD-LTE基站30万个,新增1。38万个行政村通宽带的主要引导目标。这意味着宽带中国政策进入了年度细化和落实阶段。
 
  2014年10月9日,39个城市(城市群)列为2014年度“宽带中国”示范城市(城市群),比《意见》提出的示范规模扩大近一倍。表明各地对“宽带中国”战略实施热情高涨。加大投入力度,加快改革步伐,将成为战略落地关键。


2015年的互联网

 
  对互联网的展望不同于算命,我们希望在展望中体现对未来本质的探索,探究最优秀的创新以及创新背后的精神源泉,在给行业带来启发的同时,又为企业指点新的机遇,同时关注和引领因网络而重生的新经济产业的未来,社会精神发展的未来!
 
  一、2015年将成为互联网“新引擎”年
 
  2015年是十三五(2016至2020年)规划确定大盘子之年,也是工业化基本完成之前的最后一个五年规划。把互联网确定为工业化之后的新引擎,驱动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就成为非常现实和紧迫的事情。
 
  浙江省长李强说的好,在互联网时代,通过互联网在各个行业的融合、渗透、颠覆,能够催生新兴产业的转型,现在中国经济已经步入到新常态,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将为浙江下一轮的发展插上新翅膀,互联网也将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引擎。这一点应该提高到整个中国经济的高度来认识。
 
  以往的教训是深刻的,部分地区产业规划政府意志太强,没有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而互联网是在市场打拼中发展起来的,是在许多规划之外,无心插柳的结果,是自下而上涌现生成出来的。当一个互联网企业的市值已经大到相当于苏格兰GDP的时候,把互联网作为新引擎,更加适应时代要求,更加符合“用科技创新、大众创业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的要求。
 
  新引擎代表着信息化驱动工业化的驱动力,代表着以大众创新走向大繁荣的新路。
 
  二、唱互联网+主旋律,讲服务化的故事
 
  2015年是信息经济全面发展的迈步之年。在中国服务业产值第一次超过工农业产值后的第一年,信息经济全面发展,将始于以下新迹象:从互联网向互联网+发展,从产业化向服务化发展,从信息产业向信息经济发展。在互联网带动下,各行各业将联合起来,推动中国经济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发生质变。
 
  当“春天的故事”再次响起时,人们发现,这将是一个服务化的故事。
 
  首先,互联网+将唱响制造业智能化、服务化的主题,从同质化的中国制造,向差异化的高端发展。汽车不再是只是钢铁,而是智能移动终端,成为钻得进人的大号手机。房间不再只是水泥,而成为智能家居。
 
  其次,互联网+将唱响服务业个性化的主题,电子商务将带动传统服务业走向现代服务化,就业将增加,但新增的不再是患有“成本病”的修脚、理发者,而是由移动智能设备武装起来的新一代服务者。
 
  第三,互联网+将唱响农业服务化的主题。在电子商务带动下,一批“新农人”将涌现出来,他们一方面继承着中国5000年来个性化定制的传统,另一方面吸收着工业化30年来社会化大生产包括农业产业化的精华,成为大规模定制这一新生产方式的实践者,进而成为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新人。
 
  三、分享型经济将成为主流模式
 
  以租代买的潮流,从大洋彼岸开始冲击太平洋的堤坝。通过“从所有权到使用权的转变”,一个物联网、合作共赢的新经济时代正在到来,它引导我们走向零边际成本社会。
 
  当然,不光是物联网,车联网也将成为分享型经济的天下(Uber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当然,不光是车联网、移动互联网,整个互联网都将成为分享型经济的天下;当然,不光是互联网,凡是可复制资产占总资产比重50%以上的实体经济,也将逐渐接受的云模式(Airbnb就是他们的代表)。
 
  以支配权-使用权分离为标志的这场产权革命,是人类继法国大革命以来,产权制度的又一场巨大变革。它以“基础平台-增值应用”分离的形式,正在碾碎全产业链经营之梦,把世界变成价值网络;它以“产品免费-服务收费”的模式,正在把人类从产品业升级到服务业,获得比版权模式大一个数量级的收益;它以“投资人-合伙人”双重投票权制度,正改变资本所有者与创新者之间的权力关系,把资本驱动变为创新驱动。
 
  在分享型经济下,资本的稀缺性由于分享而流失,具有多样性优势的创造性劳动重新登上历史舞台。
 
  四、大众创新驱动微经济发展
 
  微经济是指脱离组织生产所创造的经济,微经济不需要复杂的企业和车间厂房,凭借第三方服务平台,可以直接一对一进行交易和服务往来。在当前,是指以微博、微创新、微应用、微产品、微电影、微健身、微旅游等为代表的“微”经济。
 
  大众创新成为微经济的源动力。按照费尔普斯2014年提出的大众创新学说,大众创新的条件是获得风险投资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最终走向做大的经济。但是在中国,大众创新正在形成自己的特色。一方面,大众创新正在变为零门槛的创新,大众不需要上市和版权,同样可以进行创新,并获得回报;另一方面,大众以个性化的微需求为目标进行创新,追求成为隐形冠军,因小而美。
 
  2015年,将有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利用群智感知(crowd-sensing),自服务如crowdfunding,以及众包(crowdsourcing),加入到微经济中来。他们不就业,但有工作,通过创造性劳动,获得利润,过着自尊、自豪的知本家生活。
 
  五、移动互联网向纵深发展
 
  首先是移动智能将获得长足发展,可穿戴设备、人机接口甚至意念控制电脑等技术,将从不成熟,逐步走向成熟;从概念产品,走向商品化。2015年的主要进展,将是加大技术研发,加速技术成熟;重视用户体验,提高服务;丰富增值应用,更好吸引消费者。
 
  移动互联网+将兴起。随着互联网与各行各业融合的深入,移动设备与行业业务的结合也将开始。企业用户以及政务、交通、警务、烟草、医疗卫生、教育、体育等行业用户,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最先应用者。
 
  六、抓应用支撑,促大数据发展将成趋势
 
  在大数据内部,热点主要集中于数据中心建设、数据源建设、数据分析服务、数据应用以及数据安全方面,与美国相比,在跨领域基础设施、数据库、可视化、服务平台建设方面,存在明显空白。如何从大数据技术开发,转向广泛应用,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云计算将向商务云服务方向发展。目前的数据中心更多定位于技术服务(IT或CT云服务),随着各行各业数据业务主营化的兴起,数据中心将开始发生从技术服务向商务服务的转型升级。
 
  总的来看,2015年的互联网发展,将是既往开来的一年。在开来方面,抓住应用平台,特别是商务应用平台,将是进入下一代IPO上升通道的主要机会所在。

0